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老清河,我心中的河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學 >
  2020-08-17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姜文玲
       歲月淘去了許多記憶,但卻留下白亮亮的老清河,依然在我心中不倦地流。
  老清河水長長的,長得我不知哪里是它的源頭,更不知它流向遙遠的哪一方。
       老清河水甜甜的,耕完地,放下犁具,兩手撐住岸邊,或干脆站在水中心,嘴對著河流咕嘟咕嘟喝個夠,直甜到心里。若坐在辦公室喝純凈水,泡上濃濃的茶,卻怎么也覺不出,有老清河水那么甘甜解渴,那么渾身脫胎換骨似的充滿清新。
       老清河旁長著密密的蘆葦,微風吹來,蘆花飄蕩。姑娘媳婦們坐在岸邊洗衣服,洗好的,晾在蘆花上,遠遠看去,五顏六色,煞是醒目好看。洗完后,拿著梳子,跑向河中心,頭拱在水里,任歡快的河水嬉逐著烏黑的秀發,偷眼看看同伴的,比比誰的長誰的黑。再把頭發盤在頭頂,別一朵野花,長時間在水里留影,欣賞一番,再呼伴結友地趕回家去,并約定下一次來老清河的日期。
       老清河沙很細很細,孩子們洗完澡,躺在細沙上曬黝黑彤紅的肚皮,一頂芋頭葉扣在臉上,算是奢侈的太陽帽。父輩們用筐挑細沙壓韭菜、壓小麥。用手扒扒細沙,汪出一潭清澈見底的水,稱井灣。每天早晨,姑娘小伙子們來擔水,井灣攝下他們的羞澀歡樂,他們的心像老清河水一樣甜甜的。
       老清河是慷慨的,如果你用紗布包住盆口,并留個小孔,盆里撒上麥麩,你可站在岸邊悄悄地、惶惶地、激動地等待魚兒光臨,這叫“蹲魚”。每蹲一些就倒進扒好的水灣里,心里美滋滋的。中午用油炸一炸,拉上西鄰喝一盅,整條胡同都飄著魚香,酒香,情香。
       老清河,養育了家鄉一代一代的人民,家鄉人民一代一代就只知有老清河,不知河外的世界。
       夏夜乘涼,人們坐在壩埂上、樹蔭下,搖著芭蕉扇,驕傲深情地說著老清河,愿它沙細水清,歡快地流。我由此知家鄉的風俗、純樸、多情,都是老清河的饋贈。
       然而有一天,家鄉的老清河改變了面貌。
       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老清河萬人攢動,要在河中心攔腰修建一座水庫,占用上百畝農田,全公社上至八十多歲的老人,下至八九歲的孩子全出動了,搬石塊,打石子,翻沙。水庫沒修好,石坊上早已刻好了“七一水庫”,意為七一年修好,究竟修到哪一年,記不清了,只知家家住民工,人們說民工吃的窩窩頭能壘起這座大壩,喝的湯有水庫的水多。但不能否認,如今,長長的寬寬的玉鏡似閃閃發光的“七一水庫”,是家鄉美好的所在。每每放水時,村人相互告知,男人扛著鐵锨去澆小麥,女人端著盆子去老清河洗她們的花衣衫。
       每有外鄉人來,村人總驕傲地領他們去看“七一水庫”,走時,送上幾條鮮鯉魚。
       如今,家鄉的老清河再也沒有了細沙,不見了井灣,而是長滿雜草、青苔。岸邊的蘆葦再也沒有長大,不見了如雪蘆花。河灘上再也沒有了曬肚皮過家家的孩子,孩子們都在用功學習,作業總也寫不完,孩子們向往的是長江黃河。
       如今,千瘡百孔的老清河默默無語,無法訴說她的傷悲。淘金的剛走,挖沙船又天天剝蝕著她的軀體。
       但記憶中的老清河,依然在我心中清澈見底不倦地流。我愿自己的文字像老清河水一樣清新,情感像老清河水一樣透明。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213173.tw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 Power by DedeCms
重庆快乐十分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