乳山網 乳山宣傳網-帶您全景了解乳山
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紅色乳山(七)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史 >
  2020-07-06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高玉山
       寫到這兒,請允許諸位延伸閱讀一下,我們還應記住另一位乳山籍最早的共產黨員的名字——許端云。
    許端云,字祥五,1905年出生于招民莊村(今屬諸往鎮)一戶富裕人家里,父親在煙臺英國人開的仁德洋行擔任重要職務。許端云從小天資聰穎,深得父親寵愛厚望。幼時在原籍讀了一段私塾之后,就到煙臺就讀于煙臺渤海先志中學。少年時代的許端云,性格中便顯露出異于常人的堅毅、果敢。1924年,年僅19歲的他以優異成績考入當時煙臺乃至膠東的最高學府——益文商業?茖W校。這時,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的形成和全國革命運動的蓬勃發展,使他看到了沉睡之中國的未來,決定走出家庭,投入到救國救民的斗爭行列中去。1927年,蔣介石發動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變后,到處搜捕殺害共產黨員。許端云卻意志堅定,不顧危險,主動和共產黨員徐約之秘密聯系,于秋天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此后,他把全部身心都投入了革命工作,經常深入工人、市民和學生中,以拉家常、談生活等形式宣傳共產黨的主張,秘密發展黨員。1928年5月,中共煙臺特支成立,許端云任宣傳委員。他經常秘密地通宵達旦刻印黨的宣傳品,盡快散發到同志和青年學生中去。在白色恐怖十分嚴重的情況下,不顧個人安危,利用舉辦“平民夜校”之機,加強同工人的聯絡,并在自己住處設立地下聯絡站,擔負起與各地黨組織的聯系。1929年秋,與徐明禮等人創辦《膠東日報》,及時報道蘇區紅軍戰斗勝利的消息,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破壞國共合作的罪行。這張報紙在當時的膠東半島乃至天津等地都可以看到,最高峰時發行量達6000份。令人敬佩的還有許端云的父親,他處事開明,提供了兒子從事革命工作的許多經費,由于在洋行做事,不僅給兒子提供了辦報的經費,還動用了私人關系,把報紙的印刷安排在了仁德洋行的印刷廠。
  1930年1月,許端云到煙臺遠東商行、泗興印務公司、華昌印書館等單位,領導工人為要求增加工資、改善生活待遇而舉行的罷工,迫使資本家答應了工人提出的條件。此時,軍閥劉珍年在蔣介石接二連三的電令逼迫下,終于由容共走向了反共。霎時間,烏云遮天,白色恐怖籠罩著煙臺。是年3月,許端云臨危受命擔任中共煙臺臨時市委書記,后改任中共煙臺市委執行委員。他受黨組織委派,至煙臺私立養正小學,以教學為掩護向學生宣傳馬列主義和救國救民的道理,發動學生進行反對學校當局對學生實行奴化教育的罷課斗爭。頻繁的革命活動,很快就讓許端云暴露在敵人的視野之下。國民黨南京政府多次密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對許端云“嚴辦”。1931年2月,國民黨山東省黨部又趁中共山東省委遭受破壞之機,再次電令劉珍年:“許端云住三馬路卿云里一號……逮捕送省。”2月9日晚,許端云被捕,旋即被押送濟南山東第一監獄。
  抓到了許端云,國民黨山東省黨部的劊子手們如獲至寶,一心想在這位要犯身上獲取重要線索,將煙臺的共產黨人一網打盡。但許端云卻讓他們枉費了心機。盡管他在獄中受折磨半年多,鎖骨被穿透,脊椎被打折,卻視死如歸,始終沒有泄露黨的半點機密。當許端云的父親到獄中探望時,他從鐵窗時伸出手來為父親擦去眼淚,深情地說:“兒子的時間不長了,請父母保重,不要過于傷心。我對得起組織,也對得起祖宗。我活得無愧,死而無怨無悔!”是年8月19日清晨5時,國民黨山東省臨時軍法會判處許端云死刑。臨刑前,敵人除了給許端云帶上重型鐐銬外,又用鐵絲穿在他的兩根鎖骨上,以使他無法抬頭直腰。然而,許端云卻用鋼鐵一般的毅力忍著劇痛,昂首挺胸地走上刑車,使在場的敵人無不膽戰心驚。在濟南緯八路侯家大院刑場上,他忍著劇痛,高呼口號:“打倒蔣介石!”“自由與幸福屬于人民!”“中國共產黨萬歲!”就這樣,年僅26歲的共產黨員許端云同志,為了黨和人民的事業,以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戰斗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表現了一個共產黨人大義凜然、視死如歸的革命氣節。
  書歸正傳。再說于洲加入共產黨后,開始了一種完全嶄新的生活,他像換了一個人一樣,渾身有使不完的勁,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宣傳革命思想工作之中去。在各村派來的農協會員培訓班上,鄭天九在講局勢,講“三座大山”的壓迫,講窮人受剝削的原因,講“九一八”事變,講革命的出路……這些新鮮的道理和變化的新時局深深吸引了大家,如同在黑暗的屋子里打開了一扇天窗,于洲更是聽得入迷。
    三個月后,鄭天九要回濟南、日照一帶進行革命活動了。1931年4月的一天,于洲依依不舍送別鄭天九。在路上,鄭天九再次對于洲說:我們的力量還很弱小,還需要耐心地不斷地發動群眾壯大我們的隊伍。他向于洲提出兩條工作任務:一是要處處為群眾利益著想,團結同志,積蓄革命力量,發展組織;二是工作要大膽心細,尋找無產階級立場堅定的人發展入黨,不要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。同時務必提高警惕,防止國民黨右派勢力的搗亂和破壞活動。隨后,與于洲訂立了以后彼此聯系的方式、暗號和地點。
    從1930年底到1931年下半年,毛主席領導下的中央紅軍,先后粉碎了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的對中央蘇區的三次“圍剿”,鞏固和擴大了中央革命根據地,革命形勢出現了新的高潮。雖然敵人嚴密封鎖消息,但是在司馬莊區,從當地人參加“圍剿”失敗逃回來的國民黨施中誠部個別士兵嘴里,農民們還是得知了共產黨領導的紅軍反“圍剿”勝利的消息,并在農村中暗暗流傳。于洲、孫士政等人聽了很受鼓舞,非常興奮,便公開向大家講述這些消息,并指出共產黨和紅軍的勝利必然要擴大到全中國。聽講的人大都是各村派來的農協會員,他們回去后更加廣為傳播,人心大快。
    中央紅軍連續粉碎國民黨反動派三次“圍剿”,取得重大勝利的消息被司馬莊區保衛團公開宣傳出來,引起了國民黨海陽縣黨部的察覺,其組織部長張乃晨親自到司馬莊區保衛團搜查、盤問了一個星期。由于于洲他們工作非常小心,張乃晨沒有抓住什么把柄,可是不是本村人的孫純林卻不得不轉移,于洲也受到了監視。
    于洲非常憤怒,真想跟他們干一場?墒撬X海里浮現出鄭天九堅定的眼神,想起了鄭天九的再三叮嚀,只好忍住了。此時他認識到,自己雖然有了無產階級的人生觀,愿為黨和人民貢獻一切,但客觀上對黨的路線、方針和斗爭策略卻不太明確,階級斗爭理論水平和實戰能力都太低了,難于開展斗爭。同時覺得了自己的力量的渺小,僅憑一個人的力量解決不了問題。于是,他寫信給鄭天九,提出想外出學習,以提高工作水平的愿望。不久鄭天九回信,表示大力支持,并介紹他到北平市第十七中學找一位姓王的同志接關系。
    1931年底,于洲來到北平,可是按預定方案幾次接頭都沒有聯系上那位王同志。于洲只好設法住下來,自己到圖書館借閱進步書籍自學,有時到民辦私立弘達學院去聽課。弘達學院是進步青年和中共地下黨力量一直十分活躍的地方,憑借這所學校的信息,于洲于1932年秋有幸聆聽了中國著名的無產階級文學家、思想家和革命家魯迅先生在北京師范大學所作的演講,受到很大教益。在此時期,于洲認真學習了《共產黨宣言》《馬恩列斯論中國》《政治經濟學》《唯物主義與經驗批判主義》等進步書籍,使他的政治理論水平有很大提高,思想覺悟有了質的飛躍,懂得了階級斗爭是社會歷史發展的動力,必然導致資產階級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,這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社會發展規律,更加堅定了他的革命意志和取得革命勝利的信心。
    此時期,中國正處于東北“九一八”事變和“一·二八”淞滬抗戰之后,全國各地抗日救國的呼聲非常高。于洲覺得不能再安心學習了,必須參加到實際斗爭中去,況且生活費用也早已是捉襟見肘了。就在此時,鄭天九也來到了北平。原來在王明“左”傾錯誤路線的指導下,鄭天九及其戰友于當年10月所發動的日照暴動失敗了,他是輾轉到北平向黨組織匯報工作的。兩人見面后,于洲向他匯報了在北平的學習情況和自己的想法,鄭天九也希望他立即回家鄉到實際革命斗爭中去鍛煉。于洲見到鄭天九這位革命引路人十分高興,真想跟他在一起為革命事業共同戰斗。
    不料想,這次分手后竟成永別。1933年7月,由于叛徒出賣,中共北平市委機關被破壞,鄭天九星夜通知所有同志轉移后不幸被捕。9月,鄭天九作為北平市共產黨要犯被押往南京。敵人對他威脅利誘,百般折磨,他寧死不屈,始終嚴守黨的機密。1933年10月19日,鄭天九在雨花臺英勇就義,年僅26歲。階級斗爭是如此殘酷,于洲后來得知消息后悲痛萬分。此乃后話,不再敘述。
    共產黨的火種正在境內四處點燃蔓延。此時,東距李家興村十多里路的北江村,也有人找到共產黨了。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213173.tw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 Power by DedeCms
重庆快乐十分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