乳山網 乳山宣傳網-帶您全景了解乳山
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半生戎馬戰沙場 一身榮光耀故鄉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史 >
  2020-07-06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孫軼琰
       戰爭年代,他一身戎裝,保家衛國,先后參加過濰縣戰役、濟南戰役、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、上海戰役、抗美援朝第二第五次戰役等大小戰斗34次,立下赫赫戰功。
       和平年代,他主政一方,殫精竭慮,沐浴著共和國的陽光雨露,也目睹了一幕幕重大歷史變遷,為國家建設默默無聞奉獻著。
       遲暮之年,他心系故鄉,情濃故土,始終難以割舍那份戀鄉、思鄉之情,為家鄉捐贈了千金難求的名人字畫,助力家鄉的文化事業發展。
       他就是乳山籍抗戰老兵王晏。
       2020年6月10日,王晏永遠離開了我們,享年95歲…… 
       王晏,乳山市下初鎮上草埠村人,生于1925年10月,1944年10月入黨,1945年8月參加八路軍,1954年就讀于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大學。歷任文書、政工干事、指導員、文化處長、宣傳處長、師政治部主任、副政委、軍分區副政委等職。1968年3月起,歷任無錫市革委會副主任、革委會主任,無錫警備區第一政委、無錫市委書記。先后榮獲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勛章、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勛章、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國旗勛章。
戰時的少年生活
       王晏的老家是下初鎮草埠村,后來因為有了下草埠村,就改名為上草埠村。1931年,上草埠村有了史上第一座公辦學堂,思想先進的祖父就把6歲的王晏送到那里,與20多個孩子一起學習小學知識。1937年“七七事變”爆發,王晏的第四任老師段星東投身了革命,革命的概念開始在兒時的王晏心中駐扎。1938年,村里來了八路軍,辦起了“婦女識字班”,王晏的第五任老師劉韶九就兩頭兼顧,分別給孩子和婦女上課。
       “七七”事變后不久,日軍就侵占了濟南,又沿膠濟鐵路東進,于1938年占領了煙臺、威海等地。這年的正月十五,王晏和村里幾個人到胡家口村看戲。臺上正唱著,大伙突然聽到一陣巨大的轟鳴聲,只見北面天上飛來四個東西,飛得很低,看得很清楚。那時候鄉親們都沒見過飛機,大家就一起跑到山坡上看熱鬧,臺上戲也不唱了,誰也沒有意識到,一場血雨腥風即將打破往日的寧靜。后來大家知道了,那是日本鬼子的飛機,是來打咱們的。自此,膠東半島的戰火就燒了起來,再也找不到往日的平靜了。
       鬼子占領青島、煙臺、威海后,以此為據點不斷擴張,先后占領了文登、海陽、牟平等幾個縣城,進而又占領了馮家、水道、東村等一些集鎮,每天都要向這些集鎮扔炸彈進行轟炸。
       當時駐守膠東的國民黨魯蘇戰區于學中采取了不抵抗政策,自己跑到濟南躲了起來,一個月功夫,部隊全散了。王晏的學校迫于形勢停了課,老師走了,小伙伴們就只得回到家里干農活。
       針對膠東形勢,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軍隊向敵后發展,開辟敵后戰場,開展游擊斗爭,建立敵后抗日根據地。1938年冬,黨中央恢復了曾遭受國民黨破壞的山東省委組織,建立了膠東特委,王文任書記。
       1940年9月,許世友由延安來到了山東,先任山東縱隊第三旅旅長,后任膠東軍區司令員。他到膠東建立和發展抗日革命武裝,相繼成立了東海分區、西海分區、北海分區和南海分區四個獨立團,每個縣都設立縣大隊,區成立區中隊,村建立民兵組織。
       為解決武器彈藥問題,當時每個分區都建立了兵工廠,使用硫磺、黑藥造炮彈和手榴彈。各村都建立了“各救會”,設有婦救會、青抗先和民兵組織,村與村之間成立聯防隊,一邊開展游擊戰爭,一邊開荒種田,發展生產,打破敵人的經濟封鎖。至今,王晏還清楚地記得當時反映全國人民齊心協力打鬼子的歌:“鬼子來到東海邊......家家兄弟,一起武裝,拿起棍棒,拿起刀槍......”由于人民群眾革命熱情高漲,膠東的抗日武裝迅速發展壯大,成為了中國武裝革命的重要搖籃,先后培育出二十七、三十一、四十二、四十三等四個軍的主力部隊,在之后的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及抗美援朝戰爭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。
       1940年秋,15歲的王晏與午極鎮柳家村比自己大5歲的柳月娥成了親。結婚后,只讀過高小的王晏聽說八路軍在南黃村辦了所八路軍中學,還不收學費,便又萌生了繼續讀書、考取八路軍中學的念頭。
       在黃格莊中心小學復讀一年后,1941年,王晏只身一人來到南黃,參加膠東公學招生考試,可是沒能通過第二榜的面試。落榜讓王晏一下子傻了眼,感覺無顏回家見親人了,聽人說八路軍的膠東中學也在這幾天招生,他拿定主意,當天上午早飯沒吃就趕往30公里外的膠東中學。
       一路上,王晏越走越餓,只好在路邊摘了個梨子充饑。下午五點多鐘,經過一天的奔波,終于來到膠東中學。他在簽到處報了名,登了記。
       晚上,學校附近一位好心的老人把王晏叫到了家里,給他燒了面糊糊吃,那時的溫暖,王晏至今還記憶猶新。
       參加考試時,有一道類似于現在的腦筋急轉彎題目:一個農民趕著一群羊到集上賣,途中過每道關口時都要留下一半羊,再還給他一只羊。農民一共過了99道關口,最后剩下了兩只羊,問農民總共趕了多少羊?
       思忖片刻后,王晏回答說:“農民一共趕了兩只羊”。主考老師笑著點了點頭,在王晏的名字上畫了個大紅勾,這就算被錄取了。而在八路軍學校的經歷,也讓王晏接受到了先進的革命思想教育。
遭遇“二鬼子”
       時至1942年,膠東軍民的抗戰之火呈燎原之勢蓬勃發展,抗日根據地陸續建立,相互連成一片,成為抗擊日寇的重要力量,因此,膠東革命根據地就成子日本鬼子的眼中釘、肉中刺,欲鏟之而后快。
       1942年冬,在華北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茨的親自布置和統一指揮下,日軍從華北、濟南等地調集了近兩萬人的兵力,對膠東根據地進行了大規模“鐵壁合圍”“拉網式”的瘋狂大掃蕩,妄圖摧毀我膠東革命力量。
       這次大掃蕩,從其規模、部署的周密性以及兵力兵種的配備、戰術運用和殘酷程度上,都是膠東抗戰史上空前的一次,給膠東人民帶來了深深的苦難。也就在那時的馬石山上,發生了抗戰時期著名的“馬石山突圍戰”,涌現出以“馬石山十勇士”為代表的舍生忘死救群眾、保家衛國赴沙場的眾多英雄和事跡。
       那年11月初,日軍有計劃地從華北、濟南調集部隊到青島一帶。從11月17日起,先后出動500輛汽車,由青島、高密突然向膠東增兵,沿煙青、煙濰公路,分別將兵力集中到萊陽、棲霞、福山、海陽等據點。21日,1.3萬日軍在各地偽軍的配合下,向棲霞、萊陽、牟平、海陽等地形成半包圍狀,分路進行推進,并在馬石山和牙山進行大合圍。
       鬼子每天推進十幾公里,實行嚴密的搜索,由外向內步步為營,逐步縮小包圍圈。他們白天到處搖旗吶喊,夜間就在路口和通道處每隔二三十米點一堆火,部署兵力嚴加把守。23日深夜,敵人縮小包圍圏,將數千名地方群眾及我黨部分地方工作人員、傷病員、部隊失聯的同志和民兵緊密合圍在馬石山上。我軍民在馬石山與敵展開了英勇搏斗,用自制手榴彈、石塊等與日寇的長槍短炮對抗,許多同志寧死不屈,壯烈殉國。緊急關頭,以馬石山十勇士為代表的革命同志組織力量攜群眾突圍,多數群眾得以脫險,許多革命將士英勇犧牲。最后,鬼子攻上了馬石山,實施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,500多名群眾慘死在馬石山上,制造了駭人聽聞的馬石山慘案。日寇的合圍并沒有達到消滅膠東革命力量的目的,就更加瘋狂地實行“三光政策”,見人就殺,見物就搶,所到之處,一片哀鴻。
       馬石山突圍戰的第三天,上草埠村的老百姓聽說鬼子要進村了,白天都跑到了深山躲藏起來,晚上才敢回家。王晏的妻子抱著剛出生幾個月的女兒回到了娘家避難。因為上草埠村位置偏遠,鬼子走了大路,并沒有進村,而是直接去了史家疃。雖說沒來鬼子,卻來了俗稱“二鬼子”的偽軍,一路偷、拿、搶、掠,搞得雞犬不寧。
       “二鬼子”來的時候,鄉親們都躲到了山里。中午時分,王晏下山到村里做飯送,只見“二鬼子”洗劫后的村子空空蕩蕩,靜得連雞鳴狗叫都沒有。王晏在家中和好面,煮了一鍋疙瘩湯,出門正要往山上送,在巷口撞見了三個穿制服的“八路”,正在四處張望,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。其中一個沖王晏擺手,假惺惺地說:“小同志,你過來一下。”王晏走近一看,這幾個人臉色鐵青,剛才講話的那個人露出一副大金牙,接著說道:“我們是五支隊的偵察員,準備到古初找八路軍隊伍,你給我們帶下路。”機警的王晏憑直覺感到其中有詐,斷定他們是來詐底的偽軍。王晏靈機一動,對他們說:“你們先等我回家換雙鞋就來。”說完,他把一桶疙瘩湯撂在地上,撒腿就往家里跑,并把門栓上,從屋后窗戶跳了出去,貓著腰迅速跑到了山上。父親聽說后很擔心,后怕王晏被“二鬼子”抓去,要求他到柳家村岳父家去,那里是八路軍的老根據地,零星鬼子、漢奸不敢輕易撒野。
       柳家村的人見王晏一身灰布的校服,以為是八路軍來了,便上來詢問。知情的人說,那是柳清河的女婿,不是八路。怕引來鬼子,王晏的岳父讓他在校服外套了一件舊衣服,看起來不那么像八路軍戰士了。1943年元宵節,膠東中學復了課,王晏又回到了學校讀書。
       為打鬼子去當兵
       學校復課后,根據東海戰區形勢發展的需要,膠東中學在膠東特委的指導下,積極發揮宣傳陣地作用,開展抗日宣傳活動。
       3月初,膠東中學決定組建文藝宣傳隊,在八路軍的領導下,到敵占區宣傳共產黨和八路軍的抗戰政策。經過本人申請、校領導審查,王晏成為了30多名文藝宣傳隊員的一員。宣傳隊的任務有三項:一是教群眾和在校學生唱抗戰歌曲;二是自編自演抗戰題材活報劇、獨幕;三是在村里刷寫革命標語。王晏和隊員們每天都到敵占區、游擊區開展活動,范圍在百里方圓。王晏逐漸認識到,膠東中學實質上是為部隊培養文化骨干、政治骨干,許多同志都在這種獨特環境的礪煉下,增強了政治素質,提高了工作能力。
       那年仲夏,王晏的父親因病去世,本就清貧的日子過得更加艱難了。王晏把家里的地賣了,還清了欠債,可接下來整個家庭的重擔,都需要他來挑。后來,王晏在村支部書記的聘請下,回村當了老師,并因為工作中突出的表現,被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       1945年5月,為完成對日軍的夏季作戰,在戰局上取得主動,逐步實現由游擊戰向運動戰的轉變,共產黨發出號召全民參戰,擴充兵力,為迎接抗戰大反攻做準備。
       5月4日這天,牟海行署在夏村召開參軍動員大會,各村18至30歲的青年都參加了這次會議,人數有幾千人。會場用松樹枝扎起了一個凱旋門,喇叭里不停地播放歌曲:“今年打敗希特勒,明年消滅小東洋。侵略的法西斯就要滅亡,反攻的呼聲到處響亮,擺脫家庭束縛,走出工作、田園、學堂……”
       大會的氣氛十分熱烈,行署領導站在臺子上講話,因為當時沒有擴音設備,加上會場上的人又多,領導說的什么,其實大家多數都沒聽清。但人人心里都明白,講話的主題只有一個:動員大家踴躍參加八路軍。
       領導講話結束后,各個鄉分頭開會表態。和王晏一起來的上草埠村青年有20多個,李人君和李文舉兩名老黨員帶頭報了名。支書李文凱對王晏說:“老王,你也報個名吧”。王晏當即表態:“我不當老師了,我要參加八路軍,迎接大反攻。”在他們三個黨員的帶頭下,村里另外一個文化人、村小學校長宋云峰也報了名。緊接著,同村一起來開會的東傳和、東傳仁、東傳道、東曰新、李培仁、宋宗德等人也報了名。
       王晏等人報名參軍的消息,很快就在村里傳開了,要知道上草埠村歷史上還沒有人參過軍。對于一個總共只有200多戶的小村子來說,一下子走了十個青壯年,這可不是一件小事。特別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,擔心年輕的、有學問的人都走了,村里有事不好處理。還有的受傳統觀念的影響,不希望年輕人出去參軍。
       擅作決定報了名的王晏回到家里后,才想起征求妻子和其它親戚的意見。妻子柳月娥對他說:“你報名參軍我不反對,但家里現在都指望你,只怕媽不同意,親戚們也不會同意,你去做做他們的工作。同意你去,你就走,家里交給我。”接下來,王晏分別和爺爺、母親、大舅說了這件事,雖然也有不同意見,但王晏還是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從軍之路。
       6月初,區政府來了通知,讓報名參軍的人都到史家疃村集合編隊。離家那天,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出來送行。王晏、東傳和、東傳仁、宋宗義四個結了婚的人披紅掛綠騎著騾子走在前面,柳月娥戴著大紅花,抱著女兒與其他三人的家屬也騎著馬跟在后面。一路上敲鑼打鼓,夾道歡送。有的鄉親直往王晏口袋里塞雞蛋,有的送了幾塊錢,還有的老人抹著眼淚囑咐他們:“打仗要留心,機靈點,多長個眼。”還有人惋惜道:“王晏走了,村里也沒有人編戲了,怪可惜的。”
       與大家依依惜別后,王晏心想,當兵扛槍是從小就有的志向,是自己在黨的教育培養下無悔的人生選擇。
       一心跟著共產黨
       新兵們來到史家疃集合完畢后,區長張連忠站在剛搭的臺子上講了幾句話,給所有的新兵胸前戴上了大紅花,辦理了登記手續。這次區里一同來的新兵有100多人,牟?h報名的新兵就有一個營。自此,又一批青年人踏上了保家衛國的戰場。
       一個月集訓結束后,王晏所在的東海新兵團接到命令,要升級到主力部隊膠東軍區五師。從集訓地到萊陽200多公里的路程上級要求4天必須趕到,并且是徒步行軍,算下來每天要走60多公里。第四天晚上,新兵團終于到達萊陽城南五師的駐地,部隊已經給他們準備好了蔥花油餅、綠豆小米稀飯,還有一份韭菜炒雞蛋。王晏心想,原來部隊伙食這么好啊。其實,那是軍區特意為新兵們開的小灶。
       吃完飯,新兵集合到一個很大的場院,接兵的開始宣布:一營到十三團,二營到十四團,三營到十五團……王晏是新兵一營的,所以就被分到了十三團,是五師的主力團,也就是后來赫赫有名的“濟南第一團”。
       王晏和同村的東曰新、李培仁被分到了同一個連隊——十三團特務連。指導員把李培仁交給了二排長,分到二排六班;把胡子拉碴、面相有些老的東曰新讓司務長領走,去了炊事班。最后,指導員對王晏說:“你叫王晏吧?你跟我來。”隨后把王晏領到了連部,交給了政工干事。政工干事告訴王晏:“你在連部當文書,連隊原來的文書前幾天打仗犧牲了。”停了一下又說:“文書的主要工作是幫助連長寫報告,做各種統計,幫指導員整理文件,造花名冊。聽說你是黨員,是中學生,還當過老師,你當文書很合適。”
       剛開始聽到“特務連”這個名字,王晏很疑惑,怎么就當了特務呢?后來才知道,十三團特務連主要擔負團首長的警衛警戒任務,需要時還要到師部執行特殊任務,受團司令部直屬領導。連隊里除了文書,還有兩個衛生員,四個通訊員,一個理發員,一個司號員,總共九個戰士,其中衛生員和司號員都是膠東人。九個人中,通信員、司號員、連理發員都發了馬拐子槍,王晏和兩個衛生員卻赤手空拳,讓他們心里直發癢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指導員把王晏找去談話,說:“王晏同志,你是黨員,又有學問,思想覺悟高,歡迎你到咱們八路軍的隊伍中來。你有什么事,可以跟我說。”
       王晏想了想說:“大家都有槍,為什么不給我發槍?我從小就喜歡槍,來當兵最大的愿望就是扛槍打仗,我沒槍,打仗時怎么辦?”
       指導員說:“發槍是按編制來的。這樣吧,這把手槍你先背著吧。”指導員破例把自己腰間的手槍連皮套解下來交給了王晏。
       雙手接過手槍后,王晏感覺神氣極了,也感到了指導員對自己的信任。兩天后,連隊發了軍裝,穿上軍裝后王晏立馬有了當兵的感覺,才真切地感到自己是一名八路軍戰士了。
       接下來的日子里,王晏主要負責做新兵的政治覺悟提高工作,同時也負責過文藝工作,其中《八路軍軍歌》就是那時學唱的。
       有一次,連隊接到命令,要摸黑端掉膠濟路上一個鬼子據點。這個據點有日偽軍20多人,看守著一個車站,直接妨礙我軍的交通運輸,連隊決定派一排執行這個任務。
       聽說要打仗,沒真正見識過戰場的王晏向指導員請求參加,指導員和連長認為到火線上鍛煉是好事,就同意了他的請求。
       王晏十分興奮,同衛生員提著馬燈就隨著一排戰士出發了,到了目的地后他倆被排長安排在了隱蔽的位置。
       戰斗很快就打響了,衛生員有戰斗經驗,告訴王晏不要站在那里,快臥倒。不一會工夫,20多個敵兵除了幾個逃跑的外,其他的都被抓了起來,還繳獲了20多條槍,戰士們高高興興地扛回了營地。
       1945年9月,日本鬼子投降后,國民黨企圖獨占抗日戰爭的勝利果實。遵照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,軍區迅速進行周密部署,不斷從日偽軍手中收復失地。
       1945年10月,膠東軍區指令十三團夜襲當時仍由日本鬼子占領的四方機場。戰斗分為兩個主攻方向,由一營二營分別擔任主攻任務,王晏所在的特務連作為二營的二梯隊。傍晚時分,王晏隨連隊乘著夜色向四方機場出發。
       當時,二營主攻方向由“二鬼子”把守,負隅頑抗,二營傷亡較大。一營突破日軍把守的防線后,掉過頭與二營夾擊守敵。特務連在副團長的指令下,迅速占領飛機庫,并俘虜了看守機庫的鬼子。天亮時分,夜襲機場的戰斗勝利結束。王晏所在的連隊繳獲了十多支“三八大蓋”,一挺“歪把子”。
       在接下來的革命生涯中,王晏參加過魯南會戰、濟南戰役、淮海戰役等30余次大小戰斗,他和戰友們打過長江戰上海,又跨過鴨綠江奔赴朝鮮戰場,成為了一名名副其實、身經百戰的革命老戰士。在朝鮮戰場的一次戰斗中,王晏的左腿被炮彈彈片炸傷三處。
       桑榆晚晴戀故鄉
       歲月崢嶸,軍歌嘹亮。經過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、抗美援朝等戰爭血與火的洗禮,王晏從一名稚氣未脫的新兵,完成了從文書、政工干事、指導員、教導員、宣傳科長、文化處長、師政治部主任、軍分區副政委、無錫革委會主任、無錫市委書記的人生履歷,為新中國的成立和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。
       1982年底,中央軍委下發紅頭文件,規定55歲師職干部都要退出現役。幾天后,王晏在省軍區辦理了離休手續。他向組織提出申請,想回山東乳山老家安家。但是妻女認為在無錫已經生活習慣了,回到北方可能水土不服。這讓王晏落葉歸根的想法暫時擱淺。
       1984年,王晏進了干休所。時任乳山縣縣委書記王志遠率全縣的鄉鎮黨委書記到無錫參觀訪問,希望王晏能幫助聯系一下當地的前洲鄉,參觀考察鄉鎮企業。聽說家鄉來人,王晏非常開心,全程陪同考察團參觀學習,高規格盛情款待乳山的客人。在王晏的撮合下,乳山的下初鄉還與前洲鄉結為“友好鄉”。
       2003年,王晏回到闊別已久的乳山市下初鎮上草埠村。在老家,王晏幾乎每天晚上都要看一看乳山電視臺的《乳山新聞》節目,在其中一期節目中,播發了時任乳山市委書記趙熙殿主持召開的四級干部會議新聞。會上,趙熙殿引經據典、旁征博引,闡述了自己對文化建設的認識,并對下一步的全市文化工作作出明確部署。這讓王晏頗感意外,他沒想到乳山的市委書記能對文化建設有這么深刻的見地,能夠如此地重視文化事業的發展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王晏便聯系了鎮政府,表達自己想捐贈幾幅字畫的想法,也為家鄉的文化事業做點貢獻。鎮政府將此事上報后,得到市委趙書記的高度重視。時任乳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書畫院院長趙鈞波和政協副主席于紹增會見了王老。
       據趙鈞波回憶,得知王晏要捐贈的三幅字畫名字后,他感到非常驚訝,因為捐贈的三幅國畫都是國內頂級國畫大師的精品,其中,傅抱石的國畫在當時國內中國畫拍賣市場中的價格創最高紀錄。他向王晏詢問道:“您不知道這些字畫的價格嗎?這么寶貴的東西您為什么要捐出來?”沒想到王晏說道:“捐就要捐最好的,為了家鄉建設在所不辭。”
       捐贈名人字畫,足以表現出王晏強烈的故鄉情懷;氐綗o錫后,雖遠隔千里,王晏還是時常惦記著家鄉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他就和家人商議打算在乳山銀灘買套房子安個家。乳山一市領導得知后,表示可以為他提供一套住房免費居住。但王晏堅決不肯:“不能要,必須買,我想在乳山有個家,扎下根。”
       從那以后,王晏幾乎每年都要回到乳山居住一段時間。清爽的空氣、優美的環境,還有家的溫馨,令王晏難以割舍對家鄉這片熱土的情懷。也正是在這里,王晏完成了他的39萬字個人回憶錄《臥槽馬》的最終定稿。
       戎馬一生、坦蕩胸懷、榮辱不驚、濃濃鄉情。王晏的人生之旅就此畫上了句話,但他那戰場上的崢嶸歲月、殺敵報國的雄心壯志、情系家鄉的游子之情,卻留在了每一個人的心中。
       愿王老一路走好!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213173.tw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 Power by DedeCms
重庆快乐十分走势